万博manbetx官网

超市进场费、条码费、堆头费等渠道费用,什么时候才能取消?

从1996年起,中国进入了买方市场,供大于求的市场条件下,零售商的地位日益突出,而中国是一个中小企业所占比重较大的国家,有99%属于中小微型企业,零售商利用渠道优势,逐渐形成了一种不平等的零供关系。在这种不平等关系当中,高额的进场费、拖延的账期成了高悬在供应商头上的一把利剑。


 

听闻到,这种模式的起源就是法国零售巨头家乐福。上世纪90年代,家乐福开始进入中国,也带来了一套它在发展中国家的扩张模式:通过向供货商收取通道费、占压货款的方式,赚取后台利润,进而实现低成本的快速扩张。


多年来,产品进入各大超市不但要进场交纳进店费、合同返利、年节费、合同续签费、新店开张费、条码费、促销员管理费等等“卖身合同”,还要在经营中承担税费、配送费、仓储费、促销折让费、堆头费、海报费、促销员、业务员、理货员等等这些费用。高额的费用,使得产品经营成本增加,价格居高不下。

作为行业“顽疾”,零供矛盾一直困扰着零售商、供应商双方。供应商指责零售商借助渠道优势,垄断地位向供应商征收不合理的进场费、促销服务费、条码费、物流费以及返点等,而零售商则回应称,这完全是市场行为,按合同办事。为了解决双方矛盾,2006年国务院五部门联合发布了《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


就在今年3月,北京超市供应协会120余家供应商曾联合发起倡仪书,控诉乐天超市在中国违规收取高额进店费、条码费等问题。倡议书中提到:“经协会不完全统计调查,乐天超市在中国违规收取高额进店费、条码费高达近百亿元,这些违规收费严重违反五部委《零供公平交易管理办法》的规定。”《零供公平交易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零售商不得收取或变相收取以下费用:1、要求已经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取得商品条码并可在零售商经营场所内正常使用的供应商,购买店内码而收取的费用;2、向使用店内码的供应商收取超过实际成本的条码费。


而且,施行10年的《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在新经济形势下亟待修改和完善,比如在罚款额度上,目前的《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虽然规定了违章行为,仅能根据其中一条规定来处罚,且处罚金额最高不超过3万元人民币,这对一有相当市场规模的零售商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违章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违章行为获利远远高于处罚金额。作为对比,在香港的《竞争条例》中,这种行为的罚款总额是以企业当年度营业额的10%为上限的,罚款期限最长为连续3年,此外还规定了暂停营业或吊销营业执照等处罚措施。


尽管近年来传统大卖场和标准超市的市场份额在不断被电商、新零售业态所“蚕食”,但它们目前仍然是市场上快速消费品的销售主渠道,进场费也俨然成为整个圈子雷打不动的“潜规则”,零售商之间只是金额的不同而已。您觉得,收了这么多年,进场费是不是该取消呢?


不好的商超,生意差,压榨经销商。好的商超,比经销商还要牛。

 

超市想赚钱,进店费,条码费,新品促销费,活动费,解码费,地推费各类费用数不胜数。超市利润下滑销量下滑,不反思经营问题,不想办法引流,不想办法提升店铺的经营能力,反而从上游供应商下狠手,想办法克扣经销商利润。如果经销商都不陪你玩,没有更多的产品,超市更完蛋。

部分经销商的卖场合同续签费已经高达几万、几十万了,把全年的销售额一算,卖场的各项合同费用就占据超市供货额20%以上,让经销商加价多少啊?这还不包含卖场的陈列费用、促销折让、促销员费用等等。再加上电商侵蚀传统卖场的市场份额,如此延续下去,逼着消费者改地儿了,恶性循环!

如果所有的经销商都逃离商超,未来的实体店将更加的艰难!畸形的商业生态,面临着巨大的重新洗牌!


今年8月9日,盒马在上海与全国500家农产品基地、品牌供应商一起宣布,将联手改变零售商与供应商之间旧有的合作方式,打造长期共荣的生态型“新零供”关系。盒马宣布:不向供应商收取任何进场费、促销费、新品费等传统零售渠道费用,围绕买手制打造“新零供”关系。


进场费?促销费?新品费?盒马:统统不收。


商超还有明天吗?正因为商超的傲慢,所以,他们的生鲜区,变成了现在的盒马鲜生、超级物种等;它们的奶粉区变成了如今的母婴专卖店;它们的化妆区变成了如今的美妆店;它们的食品饮料区,变成了如今的便利店。阿里在整改大润发的时候,就给出了样板规划。一定要降低甚至取消对供应商的各种费用才有未来!(摘自纳食